男子为进监狱故意盗窃 称“一人一个理想”

日期:2019-04-09 14:09:02 作者:商闩葺 阅读:

            昨日,大兴法院,21岁小伙单世坤受审他为了进监狱戒烟戒酒,入室盗窃一台笔记本电脑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我可不能自首,要自首我还能进来吗”为了进监狱戒烟戒酒,21岁小伙单世坤入室盗窃一台笔记本电脑     昨日上午,在大兴法院受审时,单世坤没有请律师,只点点头表示自己认罪,被以盗窃罪判处拘役四个月     宣判后,单世坤笑了笑说,在被羁押的近三个月间,已在看守所内戒除了烟酒     踢掉三块挡板入室偷电脑     “哪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以前还打过照面”事主赵先生家住大兴区黄村镇,昨日回忆起案发经过,他还直叹气     据他称,单世坤的好朋友刘某住在他家隔壁,今年春节前单世坤帮刘某来架设网线赵先生说,那是他唯一一次见到单世坤,当时感觉他白白净净的、不爱说话     今年3月13日16时许,赵先生外出,直到晚上7点半才回到家到门口时,他看到屋门下面的挡板被人踢掉了三块,再一开门,就发现放在写字台上的笔记本电脑、鼠标全不见了     赵先生于是报警     戒酒所里咬手指对抗酒瘾     1992年出生在黑龙江农村的单世坤,自称11岁刚上初中就跟着朋友学会了喝酒吸烟, 一天能抽两包烟、喝半箱子啤酒,功课跟不上,初中一毕业就开始在家务农     “我爸也喝,不过他喝得轻,还不如我”单世坤说,因为是家里的独生子,他闲来没事就只好自己喝酒,把酒当水喝之前母亲还能劝得住他,但他16岁时母亲去世了,之后他更加肆无忌惮,一次喝大了打破了父亲的头     单世坤说,因为喝得太醉,只记得当时他17岁,带着朋友喝了白酒,还有一箱啤酒,回家后父亲气得一直数落他他气爆了,随手抄起个工具一通抡,抡完就跑了等第二天清醒过来回家,发现“老爹脑袋上绑着纱布,他求我别喝了,我哭了”     经过这件事,单世坤自己走进了黑龙江当地一家戒酒所     据他称,戒酒所里一天管三顿饭,宿舍里有六个人,每天早上起来学习一阵儿,随便看看书、背点东西,反正就是跟酒没关系的事儿可一回到宿舍,大家说的还是酒,“当时是憋住了,但他们成天谈,我也馋,馋到最狠的时候我都咬破手指头了”     几个月的戒酒尝试结束后,单世坤独自背上行囊,于去年春节前来京,暂住在朋友刘某家     在老家时,他曾经跟修车行打过杂,到北京后便想着试试能否靠手艺吃饭     看电视剧想到进监狱戒酒     昨日,刘某回忆说,借宿期间,单世坤并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照旧跟朋友一起抽烟喝酒     “3月13日下午5点多,我自己在家喝酒,喝的时候就想要是能进监狱就能戒烟戒酒了,我又看一部电视剧里面演的也是监狱的事,于是我就想出去作案”在供述中,单世坤称走出刘某家,就看到了赵先生家关着门,于是他翻墙跳进院里,一脚踹开大门,拿了台笔记本电脑装进书包里就回了家     其间,单世坤说,他想“刚偷完就去投案还能进得去吗”,因此,便在住处等着警察找上门     根据警方的工作记录,接报后民警开始在案发地附近调查情况次日17时许正在周边走访群众时,一名身着白色上衣的男子张望着从边上走过,民警感觉其形迹可疑,上前询问     “警察过来问我,我当然说是我拿的,带着他们回暂住地把电脑找出来,我就跟着去公安局了”单世坤称     在记录单世坤的到案经过中,警方特意标注单世坤始终配合,没有抗拒、阻碍、逃跑等行为     拒请律师被认定主动投案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3月13日,其到大兴区黄村镇某村赵某的暂住地,破门入室,盗窃赵某东芝牌L517型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人民币1100元)、罗技牌无线鼠标一个(价值人民币30元)、东芝牌双肩背包一个(未作价)     昨日上午9时15分许,法警将单世坤带入法庭,他环视了一下旁听席,发现没有家属、朋友和律师后,慢吞吞地走到了被告人席     据了解,单世坤自称不愿父亲担心,不肯透露其联系方式开庭之前司法机关按照其户籍所在地邮寄相关文书,也没有收到回执     由于案情简单,庭审适用了简易程序     “我就是想进来,也没有必要请律师了”单世坤说     为了保证单世坤的诉讼权利,法官特意提醒他可以自行辩护,结果单世坤点点头说“我认罪”     公诉人表示,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单世坤属于主动交代,而且是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只是在进行一般调查时就基本如实供述了案情,符合自动投案的相关规定,因此建议从轻判处拘役三个月至六个月,并处罚金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本案当庭宣判,从轻判处单世坤拘役四个月     宣判后,单世坤笑笑说“反正在羁押期间我已经戒了”     对话     “一个人一个理想,搁里头应该能戒”     新京报:我看你供述中提到,你当时没想着自首是吧     单世坤:我那时候就想进来,所以我想我要刚偷完就去投案,别进不来了警察刚找来的时候,我也寻思想要多判一段时间,所以一开始就没承认,后来他们紧着审问,还要拘留我什么的,我心说这么费劲,不如我直接交代了吧     新京报:戒酒有很多方式,你为什么想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单世坤:主要是喝完酒之后连老爹都揍,我就想务必得戒了我去过戒酒所,还是没戒掉我也想过让老爹把我绑床上,但他下不了手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你选择这种方式进来,以后都要背着这个罪名     单世坤:自己有手艺就行了,我会修车以后真要成家了,我问心无愧就行     新京报:你不觉得你这事特滑稽吗     单世坤:一个人一个理想,搁外头戒不了,搁里头应该能戒     新京报:在看守所怎么戒掉酒瘾的     单世坤:我们号里有18个人,犯什么事的都有,我们在一块也不聊烟酒,不让谈论案情,就是成天坐着学习     新京报:以后有什么打算     单世坤:我准备回家开一个修车厂,回头别人要问起来这段经历,我就有啥说啥经过这一次,我想我应该不会再犯了     说法     通过犯罪实现目标得不偿失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单世坤自述的要戒烟戒酒只是其犯罪动机,法律规定作案动机不影响定罪,只要其盗窃行为的数额达到法定定罪标准,便构成盗窃罪     对于主动投监,洪教授举例说,曾有个嫌疑人因为犯了重罪在外逃亡期间感到很艰难,于是故意犯了一小事,编造一个身份后主动投案,就是为了暂时进监狱调整一下洪教授认为,这种用犯罪的手段去实现另一个个人目标,虽然目标可能实现,但刑案的罪名却要背一辈子,给以后的工作生活带来麻烦,